正文内容


第七章自大的夜郎(8/76)

admin 于 2020-06-04 06:44 发布在 新闻资讯  |  点击数:

离小镇15里的一处驿站,几只信鸽和几匹快马一同离开,同一个消息被传到各个集团:腾广和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在一起。***************玉灵镇的夜晚终于安静了下来。纪颜趴在窗户上贪婪的看着山外的世界。屋外的的雪已经停了,积了厚厚的一层。一片银白中处处闪烁着点点灯火,好似被移到月亮上的水晶宫,美奂美仑。这就是师傅和师兄们不断炫耀的花花世界啊……有人的时候闹的精彩,没人的时候静的美丽。可惜那个滕灵是个懒猪,这么早就睡了。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和她在雪中漫步……呵,这样的情景一次就好,美的让人能记一辈子啊。心里越想越甜,纪颜不由抓了一把雪放在嘴里……丝丝冰凉的甜味弥散开来。好奇怪啊,以前怎么不觉得水是甜的呢?为什么一想到那个叫滕灵的女孩就会这样啊?屋里生了个火盆,烧了炭把人的脸映的红红的。滕广舒服的靠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看着纪颜。这小子脸泛红光,眼亮如星。雪地上反照的银光把他的侧面勾勒的如同明玉雕刻般俊朗,果一个玉树临风啊。“哼!”滕广不由自主发泄一声。虽然看不到纪颜的正面,但看他嘴脚微微上扬,不消说,这小子一定在打什么鬼主义,而这被锁定的对象八九是自己宠爱的妹子灵公主。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不痛快。滕广用手扶了扶额角。火盆的光透过手的阴影把滕广的脸印的一明一暗。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如果灵儿被随便哪个男人驯服那不是自己早就盼望的事情么?为什么偏偏这纪颜就不可以爱上自己的妹妹呢?还是……还是自己不正常?傲龙立在一旁,看着主子的脸色越来越不明朗,盯着纪颜看的眼光闪烁着奇怪的神采。看来这个纪颜是个祸水型人物,不能留啊!找机会赶他走!暗暗打定主意,傲龙从架子上取下白狐九梅大氅,替滕广披在肩上,机巧的遮住主人的视线:“爷新闻资讯,明早的行程您看……”“我们明天赶往京城新闻资讯,江南和北国的风光和民俗可与这里大大不同新闻资讯,还有各种小吃……”滕广故意停顿片刻。老鼠都没纪颜蹿的这么快。眼前一花,纪颜已经蹲在火盆面前。月亮般弯弯的眼睛亮的象猎犬小黑看到食物的样子,纪颜几乎要扑到腾广身上。“我要,我要吃……”纪颜不用脑子的甩出这么两句,自己也一楞。***********刚遇见滕广的时候,就知道他将背负怎样的血腥;前面路过旗标的时候还被那突如其来的预感惊的差一点拌倒。自己的预感是不会出错的,只怕他此行艰难,而他的家人怕是有不可阻止的劫难。应该劝他赶快回去才对,怎么可以为了自己一路慢慢玩回去呢?纪颜愧疚的看了一眼滕广:“不会耽误你的行程吧?”滕广理所当然的看着纪颜急切的馋猫相,得意一哂。其实也就是赶回去汇报一下,以后再出来又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对于一路游玩回去,腾广也蛮对心思的,便顺水推舟“恩,为了你我们就慢慢赶路好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好,反正我武功盖世!恩,有我在不怕!”侍卫傲龙傲海撇了下嘴,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啊……就那几招轻巧功夫哪有我们刀头舔血的实战来的有用!“哎——你们不要老是盯我看,我知道我很帅!毕竟天下只有我们篱湖这么美的山水才能养出我这么个天才?”“切!”众人心中一致暗骂。典型的夜郎!傲龙慈祥的拍拍纪颜的肩头:“见识少了不是。那云山的莲池,白水山的天池,哪个不比你那个篱湖大比篱湖美!”“就是我们少爷院子里的湖都比你那个美!”傲海也努力的打压纪颜不正常的自信。其实宫里的碧华湖美则美了,但人工痕迹甚浓,远没有月老山篱湖的灵气。不过这个不能说,反正纪颜现在也看不到。滕广等两个侍卫说完慢条斯理抛出一个字“海!”“海?那有什么了不起。我们那边有个海子叫青湖。”纪颜连忙发言一证明自己的博学。“啧……”腾广同情地看着纪颜, 江西11选5官网不由摇了摇那颗英俊的脑袋。一起摇头的还有傲龙和傲海, 江西11不过脸上流露着按奈不住的不屑。“夏虫不可与之语冬啊!看来不带你看看海, 安徽快3你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啊, 安徽快3走势图还天道门呢……”腾广抓住机会狠狠损纪颜。众人邪邪的看着纪颜,就等这看他一张扁脸。“哦……真有那么不可想象吗?带我去,带我去,我什么都听你的。”纪颜却是对大家的嘲讽无知无觉,一脸的兴奋。这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呢?仿佛刚出世的婴儿,纪颜的心中充满了期待。**************夜渐渐深了。茶几上的点心和茶水已经被两人扫了个精光。暖烘烘的火盆边上,纪颜不知道什么时候如同一只小狗蜷缩在滕广膝边睡着了。第一次和陌生人出门居然就这么睡着了,还真是没有戒心啊……腾广感叹了一会。如果真是高人的话一定是两眼冒着狼一般的绿光,整夜整夜都不睡的吧。在明明暗暗的火光下,纪颜裹了天蓝的风衣,把个头象鸟一样绻在自己的双臂之间,一呼一吸如同月下的湖水般沉静。“反正你不怕冷,就睡地上好了。”腾广从床上拉下一袭被子铺在地上,包了纪颜进去,如同一个大大的花卷般横在床边上。纪颜无知无觉任凭腾广折腾,不知道当了平生第一次的花卷,正在梦乡里满足的微笑。*******************远处的山峰在初升的太阳下变幻着迤俪的色彩,仿佛一个将要出行的少女,一会换上粉红的纱衣,一会换上紫色的长裙。纪颜已经立在门口看了好一会了,始终舍不得把目光收回来,不知道那个灵儿穿上那样的霓裳该有多美。“哥,我吃饱了。”清脆的声音把纪颜的视线扯了回来。滕灵脖子上正围了条粉红貂皮围巾,新闻资讯映的一张小脸粉嫩粉嫩的,正冲着闲立一旁的滕广招呼。“小姐好。”一旁正结帐的傲龙赶紧问候,一双眼睛充满了赞赏,却一触即离。他不敢多看,看的多了徒增烦恼。知道自己的美丽能很轻易的征服几乎所有男人,滕灵不在意的略点头回应,看了看周围“傲海呢?还有那个叫花子呢?”“滕灵!”纪颜走上一步。“你是……那个叫花子?”滕灵张了张嘴,使劲眨了眨眼睛,又用手擦了擦。好俊美啊!果然是个美男。清隽的脸庞,尖尖的下巴。眼睛如同黑曜石般深邃,只是那一头蓬乱散开的黑发和身上的蓝色披风让人想起那个叫纪颜的家伙。“我是纪颜啦。哎,你怎么了?眼睛进沙子了?”纪颜从没照过镜子,也没那梳理的习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样子发生了根本行的转变。纪颜抓了抓自己狐狸般毛绒绒的脑袋,凑了过去,就想帮她翻了眼皮。“少动手动脚的。”一巴掌把前面的头拍开,正要伸出手去揪揪那人的脸,别不是带了什么人皮面具吧。正待验证纪颜的脸皮,一个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少爷,我打听到了,这是镇上最好的马了,如果要买好点的,要到二百里外的丰州城。”傲海从街道上领了一个人回来,旁边一匹长到腰间的矮马努力的昂着脑袋。“客官,您别看不起这矮种马,我们这里的人就靠它的脚力才能翻山越岭的捎带货物。”“……”滕广挑剔的眼光左右扫着这匹花白矮马,说实在的,马腿粗短,耳朵精巧,毛皮油亮,脸也不是很长,倒是匹好马,就是矮的有失身份。滕灵瞥了一眼兀自沉吟的三哥,再看了看顶了颗狐狸脑袋的纪颜。要是他骑在矮的象驴子的马上是不是滑稽的很呐?那叫花子换了身皮囊也还是叫花子,拿他戏耍一下也不打紧。“哦,这马就留下了,给钱!”滕灵冲了傲海略一抬手,又对了小二喊道“把我们的马牵过来。”四匹漂亮的高头大马立在门口,眼光齐刷刷射向只到自己肚皮的“小”马,奇怪的打量着,肚子里笑翻了天,可惜只能偶尔喷出一两个响鼻。“收拾好了么?我们上路!”滕广一个漂亮的翻身上了马。其余三人也都各自蹬跨,安安稳稳骑在马上,只留了纪颜瞪了大眼杵在原地。“我不会骑啊,滕灵那么轻带我一程好了。”众人眼前一花,纪颜已经跨了上去,双手一紧,搂住了滕灵的小蛮腰。“把你的爪子拿开!”奋力一甩,一声清喝,滕灵侧过身子猛推出去。“你居然敢抱我!”“哎呀!”整张脸在泥雪混杂的大马路上贴了个结结实实。“干吗嘛!不就合骑一匹马吗?”“咳咳”滕广一声低咳,连忙发话“纪颜,你骑那一匹,那是特意买给你的。”纪颜脸一扁“我不会!要不我跟了你们跑。”“你什么都没骑过?”“我家老虎骑过,花花比小黑舒服。”“恩,就象骑老虎一样骑马,很简单的。”滕广暗自汗颜,骑老虎很简单……也就自己说的出口。……骑老虎……那的确很简单。纪颜点了点头,信心来了。走到矮马面前侧身一坐,左腿搭拉在马肚子上,右腿往左腿一架,摆了个二郎腿。“好了,我们走吧。”不知道自己姿势多么惊世骇俗,纪颜拉了拉缰绳驱使矮马走到滕广身边。“喂,你妹妹好凶。”随意拉着缰绳,让马不紧不慢的走着,滕广微微一笑,侧了头低低回道“她是女孩儿嘛,自然不能随便让人接触的。”“什么嘛!我家花花也是女的,我可是每天都抱它的啊……再说了,你妹妹的腰上连肉都没,哪有我花花软软的绒绒的那么舒服……以后你跟我回了山我让你抱了就知道了。”“哎——这个……我不是说了吗,在山下要听我的,我说不能随便抱就不能抱!”汗!一张白纸啊!难道让我担负起这白痴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还有贞操观的塑造?累啊!滕广咬了咬嘴唇,到了京城怕是要被那些一切都讲规矩的上下左右笑话了……

,,山东11选5投注